摊牌

  摊牌 (第1/2页)

    月光下乾城的脸特别的好看,让我想起了古代的美男子宋玉。不料这货把手伸进了我的上衣里,解开了我的胸衣。

    这可是小区楼下啊!

    “你给我安分点!”我羞红了脸,紧张的四处张望。这家伙已经动情了,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宝宝,我想……”乾城像个讨要糖果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想你个大头鬼,赶紧给我回去睡觉,一会儿宿舍关门了,我看你睡哪?”我没好气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嘻嘻,要不你收留我”说完乾城又贱贱的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主动吻了他一下,以此结束他的胡闹。

    “快点走吧,乖!明天我去找你”我只好许诺。

    “好吧!别忘了想我哦!”乾城魅惑的嘴角上扬,与我告别。我望着他离开的背影,长长的舒了口气。不想,才走了百步,他又折返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我气的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我差点忘了,给你”说完从兜里递给我一包板栗。

    在我诧异之时,又一溜烟跑远了。

    打发完乾城,我回到家里时,沈南渊还在看书,似乎没怎么动过。他丝毫没有怀疑我。

    我将面条和小菜端上来,叫他吃。表面上我很平静,其实内心却是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“你的厨艺还是那么差”沈南渊吃了几口面条说道。他这人对食物很挑剔,明明不喜欢我煮的东西,却还要我做,明显的矛盾体。

    这个在一起七年的男人,我却从来都不了解他。我在心里做了决定,分手。即便不是乾城的出现,我也要结束我们的关系。欠他的我已经还完了。

    认识沈南渊时我19岁,一次去会展兼职的时候。我在展厅办证件,他在停车,需要五十块钱费用,他身上没有,刚好我借他了。以前以为有钱人不带现金是电视里演的,遇见沈南渊才知道,有钱人还真这样。

    后来他约过我几次,我拒绝了,不想和这种有钱人有什么交集。却因父亲的事,和他纠缠不清。

    我上大二那年,父亲从工地梯子上摔了下来,没有保险,赔了一万块钱,根本不够。母亲哭的撕心裂肺的,三次手术,进ICU,病危通知书,全都压在我头上。那个时候我急需一笔手术费,我们借了所有能借的人,还不够。最后我给沈南渊打了电话,他帮了我。

    如果你没去过医院,没体会过那种生离死别的感受,就不能理解我当时的心情。我走投无路之时,沈南渊给了我希望。就像一个溺水的人突然抓到了救生圈。起初我只是感激,只是报恩,慢慢的沦陷在他的温柔里。

    我回忆着往昔的时光,至今想起都会觉得心酸。我将视线慢慢的转移到沈南渊身上。岁月似乎从未在他身上留下痕迹,已经40岁的沈南渊,还是那般温润如玉。棱角分明的脸上,没有多余的皱纹,只是微微的有点啤酒肚,不过不影响他成熟男人的气质。

    我愣了几秒,曾经我是如此的依赖这个人。

    或许我并没想象中那么爱他,不然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对乾城有感觉。我打开纸袋,栗子已经剥了皮,吃了一颗,是一种幸福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想和你好好谈谈”我鼓起勇气说着。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怕他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聊什么,这么犹犹豫豫的。倒是好久没和我说什么了”沈南渊居然嘴角带着笑意。想当初,我每天都

  摊牌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