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演戏

  第二十章 演戏 (第1/2页)

    “喂。”我面无表情的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电话那端,传来乾城冷淡到极致的声线。

    我心里跳了跳,暗暗祈祷着乾城一定要保持这个状态下去,最好已经对我毫无情分。

    我咬着牙,看了沈南渊和谢静言一眼,“明天有空吗?我想约你见个面。”

    “见面?”他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,“我们还有什么可说的?”

    我再次松了口气,正要说话,却不想他下一句话,让我心整个心都揪紧

    “秦锦,是不是那个男人满足不了你了,所以想被我干了?行,我满足你,老地方,明天你自己过来!”

    “乾城!”我恼羞成怒的吼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沈南渊面色阴沉,看我的眼神,简直像是要用刀子活剐了我,他狠狠的握了握咖啡杯,像是在消化怒气。

    我最后的尊严已经被他们践踏了。他们让我给乾城打电话,本身就是自取其辱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乾城那边已经挂掉了电话,我也重新挺直了脊背看向他们,我没有主动说话。

    客厅寂静一片,谢静心最先开口打破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真不要脸!姐夫你怎么能留这么下贱的女人在身边!”

    谢静言无声的笑了,“你们说的老地方是那儿?我提前派人安好视频,然后你们继续。到时我们在用这个视频要挟启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准!”沈南渊的语气不高,却极为怒火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女人爬上别人的床,一般男人都接受不了,何况是高高在上的沈总。

    “南渊,这个时候不要顾及什么男人的颜面了!启航来势汹汹,不用点手段,怎么解决现在的局面啊!”谢静言劝慰着。

    沈南渊一直没有说话,像是思索什么,耳朵都已经涨红了,气的发抖。

    “子公司都没了,金安国际的份量就少了一半!秦锦,现在在我们手里,我们先抓住这个契机,这就是我们摆脱危机的筹码,等过些日子,那小子真的对她没兴趣了,就是我们在出手也无能为力啊!”

    谢静言说的句句在理,我都动容了。

    “姐夫,为了这种女人,你什么好犹豫的!”谢静心也着急了。其实这次谢静心就是为了金安国际的事情而来。金安国际是谢沈两家共同创办的,虽然沈南渊在管理,但谢家有很大部分股份,担心谢静言偏袒沈南渊,这才派谢静心回来查看。不敢直接说监视,怕得罪沈南渊,只好以做客的形式回来,这也是为什么她次次都在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我自然是按兵不动,等着他们把这事儿定下来,对我来说,我的状况已经是最差了,已经不可能更差下去。

    接下去,无非就是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

    “姐,你在哪儿呢?我来你家都没人。去公司找你说请假了,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秦瑟打来电话,我正和沈南渊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和朋友去滑雪了!”

    我找了个理由。

    “姐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啊?”

    秦瑟像是知道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有,怎么突然问这个?”

    我有点心虚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老妈老爸怎么知道微博上的事情了,她们不放心,要来

  第二十章 演戏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