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;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重生东汉末年 > 第一卷 黄巾之乱 第十章 五患

第一卷 黄巾之乱 第十章 五患

  第一卷 黄巾之乱 第十章 五患 (第1/2页)
  
  听戏志才说山寨有五处隐患,又说若不早做防备恐难长久。郭嘉面露不满,心道:“好你个戏忠,仗着有几分才学就崖岸自高。来山寨混吃混喝还不算,还要用纵横家那一套忽悠我大哥。大哥实诚,我却不好糊弄。待看你说不出个一二三来,定要把你赶将出去。”原来兄弟俩拜访司马徽时,戏志才放浪形骸,已为郭嘉所不喜。是以戏志才来山寨几天,郭嘉态度始终若即若离,今天听他口出狂言,更是激起了他的不满。
  
  郭斌却是知道戏志才的厉害之处,听到他这么说,忙郑重起来,道:“郭某才疏学浅,不知有何疏漏之处,还请志才兄教我。”
  
  郭斌兄弟的反应自然逃不出戏志才眼底,他自也知道郭嘉对自己有偏见,自忖多半是初见时留下的坏印象。不过看郭斌对自己如此信任,郑重相询,心中暗赞:“此人果是人主之姿。”
  
  戏志才道:“如今山寨蒸蒸日上,众人已是不愁衣食,只是人心尚不甚安稳,郭兄弟可知道是什么缘故?”
  
  这时郭嘉露出沉思状,郭斌毫无头绪,忙问道:“还请志才兄指教。”
  
  戏志才道:“忠尝闻:‘名不正则言不顺,言不顺则事不成。’寨中虽衣食不缺,却缺一个名号。众人尝行山贼之事,是以心中不安。郭兄弟只需为山寨取一名号便可,此其一也。”
  
  郭斌听了连连点头,郭嘉最近显然也在苦苦思索这个问题,这时方才恍然大悟,顿时看向戏志才的眼神也变了。
  
  戏志才继续道:“郭兄弟想出香皂制作之法,实在是高才。这香皂物美而价高,贩售于豪门富户自能获巨利,只是恐成为祸之源啊。”见郭氏兄弟不解,道:“郭家非是豪门巨富,又非名门世族。郭家庄也是人不过五百的小庄子,不足为倚仗。若是豪门富户又或是名门世族,甚至朝中权贵看中这香皂生意,郭兄弟如何自处?此其二也。”
  
  这一番话直把郭氏兄弟说的是汗流浃背。郭斌初尚觉得自己从无到有,仅用了两个月就创下了这一番事业,还颇感自豪,如今却是听得冷汗直冒。这豪门大户抢夺人家产的事儿,后世的电视剧都要演烂了,他自然是毫不陌生,只是没想到有朝一日轮到自己担心这些了。郭嘉年纪虽小,却喜读史书,深知这种事情确是所在常有。
  
  郭斌忙连连作揖,道:“志才兄高才,这可如何是好?”
  
  戏志才不慌不忙,道:“郭兄弟莫急,且听我一一道来。”随即,看了眼四周,见除了郭氏兄弟并无外人,遂整了整长衫,道:“郭兄弟可知道前汉之败,在于何处?”
  
  郭嘉道:“自是王莽乱政之故。”
  
  戏志才道:“王莽未篡位时,却也是人人称颂的贤人。当时世人皆道汉朝之天命已尽,当选王莽为帝,难道天下人都看错了王莽了么?是王莽为人虚伪已极,骗了世人几十年么?”
  
  郭斌以前听说过王莽的新朝,却不曾知道的详细,这时听戏志才提起,脸色不变,心中却是暗暗思忖道:“原来还有这么一出,只是王莽新朝却为何速兴速败呢?”
  
  戏志才见郭斌脸色不变,似是胸有成竹,暗暗点头,遂对郭斌道:“想必郭兄弟是知道的。”
  
  郭斌见两人都看向自己,心中暗暗叫苦,脸色不变,微微一笑道:“民心。”心里却暗暗说道:“我哪里知道是为什么,俗话说得民心者的天下,这么说应该差不离。”
  
  戏志才点头道:“正是民心。”却未曾想到这后世人人知晓,放之四海皆准的答案,却是万金油一般。
  
  郭斌心中暗汗,只听戏志才继续说道:“王莽篡位借的是民心,失天下先失的却也是民心。前汉末年,外戚宦官弄权,虽危害颇深,却并不伤及根本。”
  
  郭嘉只听先生教导外戚宦官弄权,导致前汉崩乱,此时听到戏志才的话,奇道:“那什么是根本?”
  
  戏志才答道:“是土地,也是民心。豪门富户兼并土地,使得富者田连阡陌,而贫者无立锥之地。”随即看了老神在在的郭斌一眼,心里暗道:“我也是日前听郭兄弟高论,这几日在寨中瞧见了一众人等,这才想到的。”
  
  随即又道:“贫民卖田宅,卖妻儿后,只余自身可卖。只是若连贩售自身也成奢望,便会如寨中诸人先前一般,铤而走险。”顿了顿,道:“这等事
  
 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 ; ;
热门推荐
我的躯体留在未来 重启游戏场 我家娘子只想种田 全职艺术家 从斗罗开始打卡 带着铠甲过日常 漫威里的德鲁伊 奥特曼之迪迦临诸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