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;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孤城浮欢 > 第十八章 寒夜冷温

第十八章 寒夜冷温

  第十八章 寒夜冷温 (第1/2页)
  
  夜色渐渐深了,木南橘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,而越北淮执意要把她送回去。
  
  两个人都心知肚明,其实越北淮送木南橘回去是想知道她的落脚之处,所以木南橘果断地拒绝了。
  
  她不想让越北淮知道自己是高遏的女儿,更加不想让他知道她口中那个人是曾经昏迷半年的高将军高涉白。
  
  越北淮也就不再坚持:“你路上小心。”
  
  木南橘掩嘴笑了下,说道:“越兄说笑了,你还需要担心我吗?”
  
  越北淮笑道:“也是,那些图谋不轨的人都打不过你。”
  
  木南橘详装生气:“说的好像我很暴力一样。”
  
  越北淮故意逗她:“怎么会呢,你是我见过最淑女的女人了。”
  
  木南橘有些羞愤地“啊!”了一声,她知道越北淮在故意戏弄她,便出拳打在越北淮肩膀上。越北淮吃痛地说道:“你还真的下得了手。”
  
  木南橘收回自己的手,“哼”了一声,然后转身离开。
  
  越北淮看着木南橘的背影,问道:“下次我们什么时候见面?”
  
  木南橘并未回头,只是伸手在空中晃了晃说:“随缘。”
  
  越北淮看着那个逐渐消失不见的背影,发自内心地有些羡慕能随心而活的木南橘。最起码她看起来毫无羁绊,不像自己活得拖泥带水,实在不够洒脱。
  
  离开之后的木南橘没有回丞相府,而是去了九叔的竹馆。
  
  她刚刚撩起竹馆的珠帘,就看见高涉白在油灯下捧着一卷书简。高涉白听见响动,抬眸看向来人。
  
  他神情有些严肃地质问道:“云笺,今晚你去哪了?”
  
  木南橘有些诧异,因为以前高涉白从来不过问自己的行程。她支支吾吾地说道:“我啊,随便在城内溜达了几圈。”
  
  “是吗?”高涉白的语气里带着少见的严厉。
  
  木南橘眨了眨眼,说道: “是啊,我什么时候骗过九叔。”
  
  “希望吧。”
  
  “九叔,你怎么了?”木南橘就算再怎么迟钝也察觉到了高涉白的不对劲。
  
  高涉白放下书简,走到木南橘的身前,有些压抑地问道:“云笺,你还当我是你的涉白哥哥吗?”
  
  高涉白清清楚楚地看见木南橘听完这句话之后眼中渐渐涌出泪光。他在心里还存有一丝希冀,他们两个是不是还可以一如从前。
  
  木南橘低头,话语哽咽地说: “你永远都是我九叔。”
  
  高涉白眸色深了深,他想他明白了。
  
  
  
 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 ; ;
热门推荐
我的躯体留在未来 重启游戏场 我家娘子只想种田 全职艺术家 从斗罗开始打卡 带着铠甲过日常 漫威里的德鲁伊 奥特曼之迪迦临诸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