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孤城浮欢 > 第十八章 寒夜冷温

第十八章 寒夜冷温

  第十八章 寒夜冷温 (第2/2页)
  
  刚刚万禾谦万大人突然上门拜访,闲聊中提了一句刚刚看见木南橘和七皇子斛律七含携手同行。他先前还不信,现在看来根本不是空穴来风。
  
  果真,他还是输了。只不过输给的不是迂腐严谨的伦理道德,而是浮生的不可预知。
  
  高涉白看着木南橘,若是多年前按耐住对她的心动,也许现就不会在思念中沉沦,也就不会隔着一道无法跨越的墙朦胧地看着她。
  
  这时,珠帘响动,綦洈手中端着一碗桂圆羹小步轻摇地走进来。
  
  她看见屋中默然不语的两人愣了一下,然后她装作什么都没看见道:“夫君,你晚饭未吃。我做了桂圆羹,你吃一点,好歹填填肚子。”她轻轻将白瓷碗放置在桌案上,伸手将高涉白轻轻扯到自己身边。
  
  南橘在一边在看着觉得有些尴尬,便低头转移视线。
  
  綦洈看高涉白没有像平常那般抗拒自己,便鼓起勇气,用小勺舀了一勺桂圆羹,递给高涉白。
  
  高涉白抬眸看了她一眼,然后伸手接过勺子。只不过伸手时触到了綦洈冰凉的指尖,他不习惯这片刻接触,手微微颤了颤。他犹豫中,还是收回了自己的手,让綦洈把勺里的东西喂给了自己。
  
  綦洈将头低了下去,可还是遮不住脸上淡淡红晕。
  
  看着这一幕的木南橘心中苦涩,可是却不能让自己的情绪有那么一丝丝的流露出来。
  
  今天是她的错,不该这么晚来打搅九叔和叔母的。毕竟,她现在能算什么呢?
  
  她面无表情地站起身,福了福身说道:“九叔,我先回去了。”
  
  高涉白看着南橘快速离开的背影,一瞬间百感交集。她不要自己了,所以才可以这么洒脱吧。反过来看看自己,十足像个滑稽的傻瓜。既然如此,那他何必守着自己的心呢?
  
  高涉白突然说了一句: “綦洈,我们今夜圆房。”
  
  低头不语的綦洈有些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着高涉白,语气微微颤抖地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  
  高涉白表情冷然地说:“我不喜欢重复一遍。”
  
  綦洈因为欣喜,所以并未发现高涉白脸上并未有一丝的笑容,连语调都是冷冰冰的。几年之后,綦洈回忆起来,也只觉得那语调是彻骨的寒。是这句话带着她进了黑暗的深渊,偏偏当时的她是如此开心的堕落。
  
  清晨, 夏日初阳,熹微碎光洒下床榻,莺歌婉转。
  
  缓缓起身的綦洈只觉得浑身酸痛,身边的人早己不见人影,也不曾留下余温。昨晚的那般行为,果真就是与爱无关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我的躯体留在未来 重启游戏场 我家娘子只想种田 全职艺术家 从斗罗开始打卡 带着铠甲过日常 漫威里的德鲁伊 奥特曼之迪迦临诸天